裟椤老板娘

【盾寡】直到时光尽头 发糖向

娜塔莎很不喜欢“时光”这个词,人们通常使用它来描绘一些伤感的情景,比如物是人非,比如生离死别。这个词语伤感而且残酷。
但是不管她喜欢与否,有一件事是明确的:时间永远在变化。不等你享受完春季的鲜花,夏季就来了,带着和它的温度一样热烈的风景;不等你看尽秋日的红叶,冬季就来了,带来足以遮掩整个世界的大雪。
      今天的雪也很大啊。娜塔莎撩起窗帘的一角往外看。新基地的草坪三天前就已经全白了,如果不是史蒂夫坚持不懈地每天绕着草坪跑圈的话,估计娜塔莎自己也会怀疑这块草坪是否存在过。她已经盯着这白茫茫的雪地看了快一分钟了,但她并不打算放下窗帘,她是在等着一个人出现---史蒂夫·罗杰斯,看着史蒂夫晨跑似乎已经成了她过去无数个早晨的习惯,虽然她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但是有一点她意识到了:她喜欢史蒂夫。有多少人能忍住爱上史蒂夫的冲动呢?他很英俊,身材完美,又是一个出奇温柔而且善解人意的人,有时还很可爱,有人这么形容他来着:像一只人形的金毛犬。娜塔莎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维中,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脸上幸福的笑容。
      “嘿,娜塔,洛基他们想一起出去打雪仗,你去吗?”史蒂夫直接推门进来了,连帽衫的帽子还戴着,头上和肩上满是没来得及融化的雪花,看起来他是刚从外面回来。
       对于史蒂夫这种不敲门的行为娜塔莎已经见怪不怪了,史蒂夫进所有人的屋子都会先敲门,除了她的。娜塔莎曾经抗议过,每次史蒂夫都说他会注意,然后下一次还是不敲门就进来了,时间一长娜塔莎也就懒得抗议了,反正她也没什么损失。
      娜塔莎放下窗帘转过身去,完全不知道自己满脸的幸福笑容还没收回去:“打雪仗?我以为我们都不小了。”
      看到娜塔莎的表情,史蒂夫觉得心里一下子空了,就像是蹦极一样的感觉。他虽然没怎么恋爱过,但是那种笑容他是明白的,每当他和巴基出门时总会有带着这种笑容的女孩子走上前来忐忑不安地找他们要电话号码。
      娜塔莎有个喜欢的人,而且她刚才在想那个人。史蒂夫不喜欢自己的这个新发现,一点都不,因为他喜欢娜塔莎,但是他觉得娜塔莎并不喜欢他。但是他把这种感情隐藏的不错,短暂的失落一秒钟后,史蒂夫装出自己标志性的笑容:“哈,别嘲笑我们了,一起来吧,看在我为此不得不中断晨跑为他们空出场地的分上。你要是不参加,游戏也就没意思了。”
      “Ok l will.”娜塔莎露出一个“真是拿你没办法”表情,顺手拿过搭在沙发上的大衣,一边往身上套一边和史蒂夫一起像草坪走去,一路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谈话。他们的聊天很少有什么有意义的内容,无非就是些生活中的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昨天看了什么书、今天的早餐麦片的味道、明天想要去哪里。史蒂夫曾经很享受和娜塔莎的这种聊天,因为它很平淡但是又很温馨,让他觉得他们两个就像结婚许久的夫妇,漫长的时光将所有激情都消磨殆尽只留下留下绵长而温柔的爱,而且他知道娜塔莎只会和他一个人进行这种谈话,就好像他只会在遇到有关娜塔莎的事情时才会变得激动甚至每次进她房间时都等不及敲门。这让他感觉自己是特殊的,但是今天除外。娜塔莎有了个喜欢的人而且那个人不会是他,这让史蒂夫的心口隐隐作痛。他很喜欢娜塔莎,真的,如果能够让他和娜塔莎在一起就算要他再在冰块里睡上70年他也愿意,只要别让娜塔莎离开。
      “嘿,cap,你还好吗?”一个性感沙哑的声音闯入了史蒂夫的耳朵打断了他的思路,然后一只纤细素白的手伸了过来轻轻地在他额头上敲了一下,史蒂夫顺着手臂望过去,看到了女人略带担忧的脸。
      史蒂夫笑了笑,“没事啊,怎么这么问?”
      娜塔莎略微皱起眉头,迟疑地指了指史蒂夫的脸,“呃,cap,你知道吗?你看起来……快哭了。”确实,史蒂夫的鼻头有点发红眼睛里湿漉漉的,看起来就像……对了,一只受伤的可怜兮兮的人形金毛犬。
      哦,天哪,我简直蠢爆了!大兵“噌”地一下红了脸,“哦!我没事我没事……只是这里好像太冷了,我回去拿条围巾,你先去找他们吧。”然后史蒂夫落荒而逃。
      等史蒂夫拿了围巾慌慌张张地跑到草坪时,托尼等人已经在雪地上构建好了许多防御工事,正围在一起往一个木盒子里塞纸条。看到史蒂夫出现,寇森赶紧递过去一张便利贴和一枝笔,热情地跟史蒂夫解释:“呐,队长,现在这个游戏叫‘雪仗版大冒险’连续被雪球打中三次的人要从盒子里抽一张纸条并按照上面的指示行动,当然,指示不能太过,现在请写下你的指令吧,记住不要透露出去。”
       史蒂夫接过纸笔,咬着笔帽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在纸条上郑重地写下几个字:对你最想告诉的人说一句你最想说的话。接着他把纸条规规矩矩地折成正方形放到盒子里扭头加入了大家的战斗。
       说实话吧,这个游戏挺无聊的,至少对他们来说挺无聊。大家都是受过训练的战士而且彼此的反应和敏捷力也都差不了太多,所以游戏开始十多分钟了依旧没有人被达成“三连砸”,反而是东飞一个西飞一个的雪球看起来更享受这个游戏。
      “感觉不像是我们在玩雪球而是雪球在玩我们,对吧?”一个熟悉的嗓音在史蒂夫背后响起,疲惫但是欢快。
      史蒂夫迅速回过头咧开嘴笑起来,挥挥手里的雪球:“是啊,总觉得它们飞的超开心啊。你呢,你开心吗?”
      女特工背靠着临时搭建的雪墙坐下,抬头微笑着看着史蒂夫,“我不但开心我还累的慌呢,让我缓缓。至于那些雪球,哦,我看就没什么能让它们停下来。”
       “不,娜塔莎,时间会让它们停下来的。”大兵低下头盯着娜塔莎。女人抬头对上他那双无比认真的蓝眼睛一时间不知所措。娜塔莎觉得那双眼睛就像最清澈的海或是世间最蓝的天空一样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要永远欣赏下去,心甘情愿地沉沦其中做一个俘虏。
       娜塔莎,别这么逊!你现在表现的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一样!女人在心中呐喊。
       “能让它们停下来的还有一个被雪球连砸三下的美国队长。”洛基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冒了出来,一脸坏笑地把三个雪球都砸在了史蒂夫的脸上,然后无辜地说:“哦天哪,队长,真是不好意思,我就是手那么一滑然后我就……真抱歉。还有,游戏时分神可不是个好习惯。”
       被砸了个满头满脸雪花的史蒂夫在大家的簇拥下拿起木盒,闭着眼睛抽出一张纸条然后把它交给公认的老实人索尔。
      “恩……请对你最想告诉的人说一句你最想说的话。”史蒂夫感觉自己在那低沉美好的男中音中一寸一寸地石化。
      要不要这样……刚好是我自己写的纸条!好吧,我最想告诉的人:娜塔莎。我最想说的话:我爱你。这不是在逼我告白吗?!史蒂夫陷入了一轮大脑当机中。
      虽然连三岁的小孩子都知道,这种要求其实随便拉一个人随便说一句什么就够了。但史蒂夫就是这样的一个死脑筋,眼一闭心一横,在大家的口哨声中走到娜塔莎面前,心里默念:我能做到我能做到我能做到……,“娜塔莎,我爱--”,不行我做不到!这个念头一出,史蒂夫硬生生地在一句话中塞了一个字进去,“--过你!”
      恩,所以我最讨厌“时光”这个东西了。娜塔莎阴郁地想着,无视了众人发出的遗憾的嘘声。他爱过我!不是爱我是爱过我!也就是说我们曾经有无数种可能,而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那个曾经还没有消失之前告诉他我也爱他。如果那样的话一切就都好了,可是它过去了,一切都不好了。娜塔莎感觉那悲伤的念头就像胶水一样把心脏通往身体各处的血管都粘住了,心脏不断跳动着想往外输出血液却只是徒劳无功,鲜血堆积在心房里让,每一次心跳都痛苦无比。但是这些她都没有表现出来,黑寡妇善于隐藏自己的内心世界。娜塔莎抿抿嘴装出一副很大度的样子抬头直视着史蒂夫的眼睛道:“Well ,it's my great honor .”
      大兵看上去如释重负地笑了笑,又投入新一轮的游戏中去。但是我们都清楚史蒂夫只是单纯的死鸭子嘴硬而已,他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平静。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这个原本扔得最嗨的人就更没电了似的,隔上好几分钟才不紧不慢的捏好一个雪球然后以老太太扔瓜子皮的力道将其扔出去。他知道刚才自己的表现很逊。我爱过你?!哪门子的我爱过你,这就是你最想告诉娜塔莎的东西?爱过,爱过了就不需要让她知道了,而且问题的关键是你对她根本就不是过去时啊。
      史蒂夫心烦意乱地叹了一口气,右手狠狠地在脸上抹了几把。再抬起头偷来时他注意到娜塔莎正背着大家偷偷溜走,某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不断加深,然后他也赶快跟了上去。
      “娜塔莎!”一个声音在娜塔莎的背后炸响,女特工受这一激条件反射一般地跳了一步,落地时沾了雪水的鞋底在光滑的玻璃地面上不受控制地打滑眼看着就要倒下去,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肩膀帮助她找回平衡。
      “史蒂夫,你是专程过来坑我的吗?”娜塔莎试图用一个玩笑来消除她现在对史蒂夫产生的莫明其妙的尴尬感。
然而史蒂夫并没有配合她反而继续抓着她的肩膀,带着她一路小跑起来。
      娜塔莎就这样任由史蒂夫拉着她穿过一个又一个走廊和一层又一层台阶,不出声也不反抗。不知道跑了多久,史蒂夫停下来了。娜塔莎正准备开口,一只手覆了上来。
      “娜塔,你先不要说话就是听我说”士兵的蓝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眼里满满都是恳求,然后他停顿一下深吸一口气继续到,“其实我之前话没有说完。娜塔莎我不但曾经爱过你,现在我依旧爱你,我相信我将来还是会爱你。我不知道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有一天我忽然就发现了。我爱你而且我想和你在一起,但是我告诉你这个并不是要求你和我在一起,我知道你现在有个喜欢的人,我自己看出来的。好吧,我不知道那个该死的幸运儿是谁,但是我承认我很羡慕那个人。我不会强求你的你不用担心-----”
      “等等,你先停一下史蒂夫。”娜塔莎一把抓下捂着她嘴的手。
      “不,娜塔,你先听我说。”史蒂夫一脸坚决地将娜塔莎的双手握在他的掌心里,“我是真的----”
      “那个该死的幸运儿就是你。”娜塔莎平静地抬头看着史蒂夫,“还有你话多起来怎么跟彼德·帕克一样。”
      史蒂夫整个人都愣住了两只漂亮的蓝眼睛不停地眨巴,“你刚刚说什么?”
      娜塔莎把双手从禁锢中解放出来抓着史蒂夫的衣襟,额头抵在他宽阔的胸膛上微笑着叹了一口气。然后她扯着史蒂夫的衣领,踮起脚尖凑上去轻轻地将自己的嘴唇在史蒂夫的嘴唇上贴了一下。还没等娜塔莎将他们之间拉开一厘米的距离一股外力就把她又拉了回去,是史蒂夫放在她后颈和腰上的手。
      史蒂夫微微张开嘴将舌头伸出来,灵巧地翘开娜塔莎的牙关将舌头探进去,不费吹灰之力地抓住另一块柔软湿滑的软肉并和它紧紧地纠缠在一起。
       许久之后,娜塔莎觉得自己都快要窒息了。她用力地推开了史蒂夫,两人唇齿交合的地方牵出一条银线。史蒂夫不满地看着她,就像个没吃够糖的小孩子一样又凑到娜塔莎面前在她上嘴唇轻轻地啄了一口。
      “娜塔莎,我爱你。”史蒂夫量额头抵在娜塔莎的额头上凝视着她的眼睛轻柔地说,“我发誓,无论时间如何变化无论未来发生什么,我都会像现在这样爱你。没有什么能阻止我爱你,就算是死神到来,我也会把他打回去。我发誓。”
娜塔莎也凝视着史蒂夫的眼睛,双臂环上他的脖子然后又在他的唇上烙下一个吻,微笑着回应:“我相信你。”

(完)

评论(4)

热度(69)

  1. ROSALIE_WEI裟椤老板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