裟椤老板娘

一同外出购物 ooc预警

ooc都是我的,各位看官请保护好眼睛
故事都是他们的

八爷和佛爷没少一同外出购物过,其实这事要是往严格了说啊不能这么叫,因为啊八爷从来不知道。
平日里闲着没事的时候,老八会一个人出去逛逛。看看东街口卖麻糖的出来没有,瞧瞧西街角上那家卖扇子的又进没进新货。兜兜转转,一天就这么打发了。
但是有一事八爷不知道,张大佛爷派了人悄悄盯着他呐。
只要八爷独自出门转悠,佛爷得了消息就也出去了。带着张副官,在大街上寻着八爷的影儿。找见了,也不上前招呼,就那么远远地瞅着八爷的一举一动。
这个货摊他看腻了换到下一个,佛爷就静静地跟上去,到了前一个货摊上,所有八爷碰过了但是没买下来的东西,什么纸扇糖人的,佛爷统统包了。
到了了,八爷回府。
“副官,去请八爷。”
“是,佛爷。”
—————————————————————————————
张府
“佛爷好,”八爷手里捏着糖人的棍子瘫在佛爷家的沙发上,“我跟你说啊佛爷,今儿个我出门在城里逛了一圈,几日不出门,这长沙城的趣事儿又多了起来,要不要我给你说来听听?”
张大佛爷依旧摆着那张波澜不惊的脸,默不作声地将茶几上摆着糖人的瓷盘往八爷面前推了推,“你说吧,最近公务繁忙我也有好些天不出门了。对了,府里新得了一批纸扇,你知道我不爱用这些东西的,待会儿让下人拿来给你瞧瞧,要是有喜欢的你便拿去吧。我看这天色也不早了,不如待会儿用过宵夜就在我这里宿下吧。”
“哎哟,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八爷双手合在面前,笑的眉眼弯弯甚是好看,“谢佛爷。
那边的张大佛爷就笑的含蓄多了,嘴角就那么微微一翘,计划通~

撸否上这车开的这叫一个快哟……车轮子都能当风扇使了。佛爷,肾还好不咯?这里有两箱肾宝你要不咯?

我知道佛爷是天庸城大师兄,但是八爷居然是二师兄,这让我以后怎么直视“大师兄不好了,二师兄被妖怪抓走了!”这句话呢?更何况八爷辣么……蠢……

美肤宝面膜……
精华很少,面膜纸各种不服帖,膜纸质量不行,稍微手一重就扯破了,补水效果还凑合吧……就这还10块钱一张,坑死人吧你!反正死也不会再买这个牌子的面膜了……

空瓶记~
大名鼎鼎的自然乐园芦荟胶
这个是姐姐送给我的,据说是她的朋友从韩国带回来的,因为她敏感肌肤用了也没什么问题所以就送给我了一罐说是可以拿来当睡眠面膜涂……然而……呵呵……
反正我是不会再用它上脸啦,第一次用的时候脸那叫一个疼啊,脸颊什么的地方也很疼会红,我当时还以为是我皮肤太干,但是多用了几次以后发现……不对啊!怎么每次用都会疼啊,而我用别的补水面膜就不会这样。而且每次用完脸上的红肿都要过一天左右才会下去,然后就不会再用它敷脸了。但我不是敏感肌我姐姐却是,她用都没问题我用却有……不知道为什么了,有可能是因为我不太待见任何韩国货吧……
现在图片上只剩这么一点是因为我用它当身体乳了,因为以前有看到美妆博主说用它当身体乳然后皮肤变白了。我也想白,所以我就涂身体了……好像确实能美白诶……反正我胳膊和脚面上被晒出来很久的印记确实是有变淡,而且补水的效果也挺好的,我是比较懒的人,只要皮肤不干就不想涂身体乳的,每次用这个芦荟胶擦完腿啊,胳膊啊都会滑溜溜好几天。而且它味道也还可以。
虽然现在还没有空瓶,但是反正它都只剩这么一个底了拿来当身体乳肯定也用不了几次了对不对,所以就打个空瓶记吧~
会不会回购:呃……会吧……300ml比很多身体乳都大罐诶,学生党当然比较喜欢这种便宜又大罐的东西,到了夏天拿来涂身体,又可晒后修复冰冰凉凉地又舒服,虽然我不待见它但还是买买买吧……

自然堂雪域精粹系列
我对它真的是不能更无语啊,这真是目前为止我最不喜欢的一套护肤品。这个水很好吸收啦,但是除了水也没什么比较好用的了!
精华液的官方用量是按压3-4次泵头,尼玛按压那么多下干啥呢!两泵的量都够够的了!还有那个乳液……不管怎么用都觉得油啊。不管是挤到手心,挤到化妆棉还是在脸上点五个点涂它都会让我油光满面,而且感觉涂上去了也不会吸收,它会让你一整天脸都是粘粘的。原谅我是真的不喜欢这种粘粘的的感觉……
估计等到最冷最冷的那几个月份再用会好一点,还有就是干皮估计会好一点。
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它会让我看上去白一些……但是这也不是美白的啊……心理作用?
总之自己买的护肤品跪着也要用完……会回购它就有鬼了……

同居三十题之相拥而眠

1.相拥而眠
如果你和一群训练有素经验丰富的战士们生活在一起而且这些战士还是你的损友,那么就要时刻注意自己的周围环境,否则你就可以跟隐私说拜拜了。Steve在他的日记里愤怒地写到。
他清晰地记得今天中午,当他依依不舍地让自己松开Natasha然后一转头看见五分钟之前还在广场忘我地打雪仗而现在正在用puppy-dog eyes看着他的小伙伴们时胃疼的感觉。
你们都被Coulson传染了是吗?!多次追求Natasha被围观的大兵表示,他的内心是崩溃的。然后当晚他和Natasha就被自愿搬到了一个房间住。
“没事儿的,我可以睡沙发。”Steve带着抱歉且羞涩的笑容看着Natasha顺手把门打开了,后者撇了一下房间内部的陈设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径自走进他们的卧室。Steve也顺着她进去,然后就明白了那意味深长的眼神是为什么了。
整个房间的陈设非常简单,正对着房门的是一张明显“改良”过的双人床,比一般的双人床稍微要小那么一点,上面只有一床被褥和两个枕头。床头右侧有一个白色木质的床头柜,上面放着一盏布面蕾丝花边的台风,而这就是整个房间除浴室顶灯以外唯一的光源。正对着床尾有一个正常成年人绝对不可能睡在里面的小衣柜,Steve过去翻了翻,别说多余的被褥了,就连个多余的枕套他都没有翻出来。浴室的门在衣柜左侧,里面非常狭小,洗手池,蹲便和一个立式浴池就占据了绝大部分空间,连浴巾都只准备了一条。
“为了阻止你分床睡Tony可真是费尽心思啊。”Natasha斜靠在浴室门上,心情颇好地看着头上的黑线多得可以下面条的男朋友。
Steve顺手从床头柜上拿起一个水杯垂头丧气地看着几乎眉飞色舞的Natasha:“乖一点,行吗?别闹。”
Natasha耸了耸肩,“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咯,反正我要睡了。”然后就在Steve震惊的目光中肆无忌惮地换起睡衣来。
“Natasha!”大兵又羞又怒地转身了。但是他毕竟是个有着四倍于常人的听觉的人,视觉受到了限制,听觉反而更加发达。那悉悉簌簌的布料声是如此清晰,他都忍不住脑补出Natasha换衣服的过程,先露出的应该是她平坦的小腹,肚脐的左下方有一块粉色的疤痕,Natasha总是遗憾这块疤让她跟比基尼说拜拜了。然后应该是她的肋骨,毕竟她那么瘦,怎么可能看不到肋骨呢。接下来应该是她圆润饱满的胸脯,然后是她完美的锁骨,然后……
“行了你这个未成年儿童,我换好了,你可以转身啦。”懒洋洋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及时打断了他脑内的不良幻想。
“天哪我刚刚在干嘛!”Steve如梦初醒一般甩甩头,转身就看见Natasha穿着一件黑色的真丝吊带睡裙躺在床上,笔直纤细的双腿和刚刚出现在他的不良幻想里的胸脯都肆无忌惮地暴露在空气里。
“Natasha你把被子盖上!”Steve承认他这一吼有点底气不足。
黑寡妇挑衅似的看着他,在空中抬起一条腿然后又慢慢地放下,“你说是就是咯。”接着她就像条鱼一样游进被子里。


“Natasha你就是个小恶魔!”正直的一点都不会胡思乱想的美国队长揉着眉毛低吼。
其实Natasha也不想这样有意无意地撩拨Steve,但是,上帝为证,Steve那一脸别扭的样子真的可爱到爆!炸毛的美国队长诶,光是想想都够刺激的了更别说看现场版。所以当Steve准备脱衣服时,她并不打算闭眼或是转头。
Steve已经记不清这是他进房间以后第几次对Natasha的做法表示无奈了,虽然他们现在是男女朋友关系但是这一切还是进展的有点小快了对吧,“好了Nat,别闹,头转一下。”
Natasha一脸坏笑地表示我才不要~
Steve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她,然后出乎意料的妥协了。双手抓住T恤的下摆往上掀,壮硕的上半身就露了出来。他随便把上衣一扔又毫不避讳地脱掉了长裤,接着左手抓着内裤边缘一拉——
这一回合Natasha输了。
房间一下子黑了,明显是某人关掉了床头的台灯,然后Natasha感到自己身后的床垫塌陷了下来,一个热源钻进了被窝。
Natasha翻个身开始对自己的男朋友上下其手,然后这双不老实的手就被死死地抓住了。“看起来有人对我的睡衣很感兴趣?”说话间Steve温热的气息喷洒在Natasha的脸上。
“嗯哼~”Natasha发出一个性感的鼻音,“Coulson出一千美金打听你的睡衣图案来着。”
“嗤,你可以告诉他我的睡衣是格纹,嘶~”不能怪Steve倒吸一口凉气,因为Natasha正在用她的脚尖摩擦他的小腿,“嘿,为什么不安分一点Nat。”
“大概是因为我是小恶魔吧。”
“嘁”大兵急促地从齿缝间呼出一丝气流,一只手抓住Natasha不安分的手腕,另一只手扣在她的腰际用胳膊将她牢牢圈住,然后一条长腿压在她的腿上。小恶魔不得不老实下来了。
挣扎一会儿无果的Natasha很是不满,“嘿,你不能这样仗着身高和体重的优势就,唔”一个热吻盖下来,小恶魔完全老实了,老实透了。
“晚安,Mrs.Rogers。”
Natasha觉得这个时候保持安静才是明智之选。



Nightmare

文梗
“神要惩罚你心中最般配的那对CP。神给其中一个人一把枪,告诉他5分钟内不杀掉对方,世界就会毁灭。”




人物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你要杀了他,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在世界毁灭之时和他相拥而死。”
这句话不断地在娜塔莎的脑海中浮现,语调就像超市的收银员随口问出的“请问您是要付现金还是刷卡?”一样自然平静。神就该这样,高高在上虚幻飘渺,一念之间定夺生死。
“好了,计时开始吧。”
五分钟
一把手枪不容分说地挤到了娜塔莎手中,在她的左侧一个巨大的金色沙漏中沙砾开始缓缓地流动,身后的座钟“滴答”“滴答”地响了一声又一声……所有的一切都在无情地提醒着娜塔莎时间的流逝。
四分钟
娜塔莎举起手枪,对准了被绑在椅子上还没从昏迷中醒来的史蒂夫。天花板的射灯将一束暖橙色的光打在他的身上,让他金色的头发泛起光芒。这叫娜塔莎怎么能忍心杀了他呢,他是那么的美好,就像钻石一样。
三分钟
不断有眼泪划过娜塔莎的脸庞。这个抉择太过艰难,她不能让全世界因她一人的私心而无辜死亡,但她同样也做不到亲手杀死史蒂夫。








两分钟








史蒂夫渐渐的从昏迷中醒来,他用力地甩了甩头发,希望缓解大脑眩晕的感觉。然后他缓缓地抬起头,温柔而且坚定地看着娜塔莎:“没事的娜塔莎,别害怕。相信我,那个所谓的神其实不是真的,你开枪,然后我还在。我答应过会一直在你身边的,我不会走,天涯海角我都会陪着你。所以,开枪吧,结束这一切。”








一分钟








娜塔莎哭的更厉害了,她的身体因为不住的抽噎而发抖。然后她抬起了头,眼神绝望的看着自己的伴侣,从喉咙中挤出几个破碎的字眼:“对不起”,史蒂夫回应她以温和的笑容,然后轻轻地闭上双眼。








嘭!枪声响起,木质的椅背应声而裂,木屑四下飞溅。史蒂夫一脸不可思议地睁开眼睛,然后起身抱住了扑过来的爱人。








她是说了对不起,不过是说给全世界。








沙漏已经漏下了最后一粒沙子,摆钟也停止了摆动。远处的地面开始塌陷,岩浆喷出。史蒂夫抬头看了一眼,最后一次亲吻了自己的妻子。








娜塔莎惊呼着醒过来,身体不由自主地抽搐一下。仿佛是感应到了她的不安,放在她腰间的手臂收的更拢了,额头上被烙下一个火热的吻。“怎么哭了,我记得有人夸下海口说她这辈子都不会做噩梦。”低沉的男声带着浓浓的睡意在她头顶响起。娜塔莎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睡姿,仔细地端详着史蒂夫微闭的双眼和颤抖的睫毛:“你也说了是夸海口啊。我梦到一个神叫我在五分钟内杀掉你,否则世界就会毁灭。”史蒂夫懒洋洋地抬了抬眉毛,依旧没有睁眼:“哇哦,听起来这神真坏。不过你看,我还活的好好的,别担心。”“我没对你开枪。”史蒂夫惊讶地睁开眼,“我没有对你开枪。”娜塔莎又认真的重复了一遍,“最后世界末日了。”史蒂夫笑出了声,低下头在娜塔莎的嘴上啄了一口,用手轻轻地拍打她的后背,“好了,快睡吧。”









【盾寡】直到时光尽头 发糖向

娜塔莎很不喜欢“时光”这个词,人们通常使用它来描绘一些伤感的情景,比如物是人非,比如生离死别。这个词语伤感而且残酷。
但是不管她喜欢与否,有一件事是明确的:时间永远在变化。不等你享受完春季的鲜花,夏季就来了,带着和它的温度一样热烈的风景;不等你看尽秋日的红叶,冬季就来了,带来足以遮掩整个世界的大雪。
      今天的雪也很大啊。娜塔莎撩起窗帘的一角往外看。新基地的草坪三天前就已经全白了,如果不是史蒂夫坚持不懈地每天绕着草坪跑圈的话,估计娜塔莎自己也会怀疑这块草坪是否存在过。她已经盯着这白茫茫的雪地看了快一分钟了,但她并不打算放下窗帘,她是在等着一个人出现---史蒂夫·罗杰斯,看着史蒂夫晨跑似乎已经成了她过去无数个早晨的习惯,虽然她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但是有一点她意识到了:她喜欢史蒂夫。有多少人能忍住爱上史蒂夫的冲动呢?他很英俊,身材完美,又是一个出奇温柔而且善解人意的人,有时还很可爱,有人这么形容他来着:像一只人形的金毛犬。娜塔莎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维中,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脸上幸福的笑容。
      “嘿,娜塔,洛基他们想一起出去打雪仗,你去吗?”史蒂夫直接推门进来了,连帽衫的帽子还戴着,头上和肩上满是没来得及融化的雪花,看起来他是刚从外面回来。
       对于史蒂夫这种不敲门的行为娜塔莎已经见怪不怪了,史蒂夫进所有人的屋子都会先敲门,除了她的。娜塔莎曾经抗议过,每次史蒂夫都说他会注意,然后下一次还是不敲门就进来了,时间一长娜塔莎也就懒得抗议了,反正她也没什么损失。
      娜塔莎放下窗帘转过身去,完全不知道自己满脸的幸福笑容还没收回去:“打雪仗?我以为我们都不小了。”
      看到娜塔莎的表情,史蒂夫觉得心里一下子空了,就像是蹦极一样的感觉。他虽然没怎么恋爱过,但是那种笑容他是明白的,每当他和巴基出门时总会有带着这种笑容的女孩子走上前来忐忑不安地找他们要电话号码。
      娜塔莎有个喜欢的人,而且她刚才在想那个人。史蒂夫不喜欢自己的这个新发现,一点都不,因为他喜欢娜塔莎,但是他觉得娜塔莎并不喜欢他。但是他把这种感情隐藏的不错,短暂的失落一秒钟后,史蒂夫装出自己标志性的笑容:“哈,别嘲笑我们了,一起来吧,看在我为此不得不中断晨跑为他们空出场地的分上。你要是不参加,游戏也就没意思了。”
      “Ok l will.”娜塔莎露出一个“真是拿你没办法”表情,顺手拿过搭在沙发上的大衣,一边往身上套一边和史蒂夫一起像草坪走去,一路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谈话。他们的聊天很少有什么有意义的内容,无非就是些生活中的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昨天看了什么书、今天的早餐麦片的味道、明天想要去哪里。史蒂夫曾经很享受和娜塔莎的这种聊天,因为它很平淡但是又很温馨,让他觉得他们两个就像结婚许久的夫妇,漫长的时光将所有激情都消磨殆尽只留下留下绵长而温柔的爱,而且他知道娜塔莎只会和他一个人进行这种谈话,就好像他只会在遇到有关娜塔莎的事情时才会变得激动甚至每次进她房间时都等不及敲门。这让他感觉自己是特殊的,但是今天除外。娜塔莎有了个喜欢的人而且那个人不会是他,这让史蒂夫的心口隐隐作痛。他很喜欢娜塔莎,真的,如果能够让他和娜塔莎在一起就算要他再在冰块里睡上70年他也愿意,只要别让娜塔莎离开。
      “嘿,cap,你还好吗?”一个性感沙哑的声音闯入了史蒂夫的耳朵打断了他的思路,然后一只纤细素白的手伸了过来轻轻地在他额头上敲了一下,史蒂夫顺着手臂望过去,看到了女人略带担忧的脸。
      史蒂夫笑了笑,“没事啊,怎么这么问?”
      娜塔莎略微皱起眉头,迟疑地指了指史蒂夫的脸,“呃,cap,你知道吗?你看起来……快哭了。”确实,史蒂夫的鼻头有点发红眼睛里湿漉漉的,看起来就像……对了,一只受伤的可怜兮兮的人形金毛犬。
      哦,天哪,我简直蠢爆了!大兵“噌”地一下红了脸,“哦!我没事我没事……只是这里好像太冷了,我回去拿条围巾,你先去找他们吧。”然后史蒂夫落荒而逃。
      等史蒂夫拿了围巾慌慌张张地跑到草坪时,托尼等人已经在雪地上构建好了许多防御工事,正围在一起往一个木盒子里塞纸条。看到史蒂夫出现,寇森赶紧递过去一张便利贴和一枝笔,热情地跟史蒂夫解释:“呐,队长,现在这个游戏叫‘雪仗版大冒险’连续被雪球打中三次的人要从盒子里抽一张纸条并按照上面的指示行动,当然,指示不能太过,现在请写下你的指令吧,记住不要透露出去。”
       史蒂夫接过纸笔,咬着笔帽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在纸条上郑重地写下几个字:对你最想告诉的人说一句你最想说的话。接着他把纸条规规矩矩地折成正方形放到盒子里扭头加入了大家的战斗。
       说实话吧,这个游戏挺无聊的,至少对他们来说挺无聊。大家都是受过训练的战士而且彼此的反应和敏捷力也都差不了太多,所以游戏开始十多分钟了依旧没有人被达成“三连砸”,反而是东飞一个西飞一个的雪球看起来更享受这个游戏。
      “感觉不像是我们在玩雪球而是雪球在玩我们,对吧?”一个熟悉的嗓音在史蒂夫背后响起,疲惫但是欢快。
      史蒂夫迅速回过头咧开嘴笑起来,挥挥手里的雪球:“是啊,总觉得它们飞的超开心啊。你呢,你开心吗?”
      女特工背靠着临时搭建的雪墙坐下,抬头微笑着看着史蒂夫,“我不但开心我还累的慌呢,让我缓缓。至于那些雪球,哦,我看就没什么能让它们停下来。”
       “不,娜塔莎,时间会让它们停下来的。”大兵低下头盯着娜塔莎。女人抬头对上他那双无比认真的蓝眼睛一时间不知所措。娜塔莎觉得那双眼睛就像最清澈的海或是世间最蓝的天空一样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要永远欣赏下去,心甘情愿地沉沦其中做一个俘虏。
       娜塔莎,别这么逊!你现在表现的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一样!女人在心中呐喊。
       “能让它们停下来的还有一个被雪球连砸三下的美国队长。”洛基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冒了出来,一脸坏笑地把三个雪球都砸在了史蒂夫的脸上,然后无辜地说:“哦天哪,队长,真是不好意思,我就是手那么一滑然后我就……真抱歉。还有,游戏时分神可不是个好习惯。”
       被砸了个满头满脸雪花的史蒂夫在大家的簇拥下拿起木盒,闭着眼睛抽出一张纸条然后把它交给公认的老实人索尔。
      “恩……请对你最想告诉的人说一句你最想说的话。”史蒂夫感觉自己在那低沉美好的男中音中一寸一寸地石化。
      要不要这样……刚好是我自己写的纸条!好吧,我最想告诉的人:娜塔莎。我最想说的话:我爱你。这不是在逼我告白吗?!史蒂夫陷入了一轮大脑当机中。
      虽然连三岁的小孩子都知道,这种要求其实随便拉一个人随便说一句什么就够了。但史蒂夫就是这样的一个死脑筋,眼一闭心一横,在大家的口哨声中走到娜塔莎面前,心里默念:我能做到我能做到我能做到……,“娜塔莎,我爱--”,不行我做不到!这个念头一出,史蒂夫硬生生地在一句话中塞了一个字进去,“--过你!”
      恩,所以我最讨厌“时光”这个东西了。娜塔莎阴郁地想着,无视了众人发出的遗憾的嘘声。他爱过我!不是爱我是爱过我!也就是说我们曾经有无数种可能,而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那个曾经还没有消失之前告诉他我也爱他。如果那样的话一切就都好了,可是它过去了,一切都不好了。娜塔莎感觉那悲伤的念头就像胶水一样把心脏通往身体各处的血管都粘住了,心脏不断跳动着想往外输出血液却只是徒劳无功,鲜血堆积在心房里让,每一次心跳都痛苦无比。但是这些她都没有表现出来,黑寡妇善于隐藏自己的内心世界。娜塔莎抿抿嘴装出一副很大度的样子抬头直视着史蒂夫的眼睛道:“Well ,it's my great honor .”
      大兵看上去如释重负地笑了笑,又投入新一轮的游戏中去。但是我们都清楚史蒂夫只是单纯的死鸭子嘴硬而已,他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平静。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这个原本扔得最嗨的人就更没电了似的,隔上好几分钟才不紧不慢的捏好一个雪球然后以老太太扔瓜子皮的力道将其扔出去。他知道刚才自己的表现很逊。我爱过你?!哪门子的我爱过你,这就是你最想告诉娜塔莎的东西?爱过,爱过了就不需要让她知道了,而且问题的关键是你对她根本就不是过去时啊。
      史蒂夫心烦意乱地叹了一口气,右手狠狠地在脸上抹了几把。再抬起头偷来时他注意到娜塔莎正背着大家偷偷溜走,某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不断加深,然后他也赶快跟了上去。
      “娜塔莎!”一个声音在娜塔莎的背后炸响,女特工受这一激条件反射一般地跳了一步,落地时沾了雪水的鞋底在光滑的玻璃地面上不受控制地打滑眼看着就要倒下去,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肩膀帮助她找回平衡。
      “史蒂夫,你是专程过来坑我的吗?”娜塔莎试图用一个玩笑来消除她现在对史蒂夫产生的莫明其妙的尴尬感。
然而史蒂夫并没有配合她反而继续抓着她的肩膀,带着她一路小跑起来。
      娜塔莎就这样任由史蒂夫拉着她穿过一个又一个走廊和一层又一层台阶,不出声也不反抗。不知道跑了多久,史蒂夫停下来了。娜塔莎正准备开口,一只手覆了上来。
      “娜塔,你先不要说话就是听我说”士兵的蓝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眼里满满都是恳求,然后他停顿一下深吸一口气继续到,“其实我之前话没有说完。娜塔莎我不但曾经爱过你,现在我依旧爱你,我相信我将来还是会爱你。我不知道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有一天我忽然就发现了。我爱你而且我想和你在一起,但是我告诉你这个并不是要求你和我在一起,我知道你现在有个喜欢的人,我自己看出来的。好吧,我不知道那个该死的幸运儿是谁,但是我承认我很羡慕那个人。我不会强求你的你不用担心-----”
      “等等,你先停一下史蒂夫。”娜塔莎一把抓下捂着她嘴的手。
      “不,娜塔,你先听我说。”史蒂夫一脸坚决地将娜塔莎的双手握在他的掌心里,“我是真的----”
      “那个该死的幸运儿就是你。”娜塔莎平静地抬头看着史蒂夫,“还有你话多起来怎么跟彼德·帕克一样。”
      史蒂夫整个人都愣住了两只漂亮的蓝眼睛不停地眨巴,“你刚刚说什么?”
      娜塔莎把双手从禁锢中解放出来抓着史蒂夫的衣襟,额头抵在他宽阔的胸膛上微笑着叹了一口气。然后她扯着史蒂夫的衣领,踮起脚尖凑上去轻轻地将自己的嘴唇在史蒂夫的嘴唇上贴了一下。还没等娜塔莎将他们之间拉开一厘米的距离一股外力就把她又拉了回去,是史蒂夫放在她后颈和腰上的手。
      史蒂夫微微张开嘴将舌头伸出来,灵巧地翘开娜塔莎的牙关将舌头探进去,不费吹灰之力地抓住另一块柔软湿滑的软肉并和它紧紧地纠缠在一起。
       许久之后,娜塔莎觉得自己都快要窒息了。她用力地推开了史蒂夫,两人唇齿交合的地方牵出一条银线。史蒂夫不满地看着她,就像个没吃够糖的小孩子一样又凑到娜塔莎面前在她上嘴唇轻轻地啄了一口。
      “娜塔莎,我爱你。”史蒂夫量额头抵在娜塔莎的额头上凝视着她的眼睛轻柔地说,“我发誓,无论时间如何变化无论未来发生什么,我都会像现在这样爱你。没有什么能阻止我爱你,就算是死神到来,我也会把他打回去。我发誓。”
娜塔莎也凝视着史蒂夫的眼睛,双臂环上他的脖子然后又在他的唇上烙下一个吻,微笑着回应:“我相信你。”

(完)